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臺 > 正文
          四方芯片聯盟對我構成哪些風險
          What are the risks to China from the Quadrilateral Chip Alliance?
          ■ 文/張介嶺?太和智庫高級研究員 [第3528期 2022-10-14發表]

          ▲從全球前十晶圓代工廠營收排名看,臺灣有五家廠商上榜,分別是臺積電、聯電、力積電、世界先進和穩懋,共計占總體營收的64%。其中,臺積電一家就佔到市場份額的半壁江山,是排名第二的三星的三倍之多。圖為在英國倫敦的臺積電標識。(新華社圖片)

          臺灣半導體協會數據顯示,受居家辦公學習、遠端會議等因素驅動,近年來,全球半導體市場規模逆勢增長,2020年達到4404億美元,同比增長6.8%。2021年續漲至5,559億美元,同比增長了26.2%。
           

          臺產芯片全球位置舉足輕重


          半導體供應鏈大致分為三類:設計、製造和組裝。執行所有這三個步驟的公司稱為集成設備製造商,如英特爾、三星等企業。只設計芯片的公司,被稱為無晶圓廠IC公司,它們專攻芯片的設計、研發、應用和銷售,芯片製造則外包給了晶圓代工廠。臺灣地區在全球半導體製造業中的地位類似沙特阿拉伯在歐佩克中的地位。

          首先,從全球半導體產能看, 2021年,臺灣地區佔比20%,排名第一。其次是韓國,達19%。另外,全球半導體產能地域集聚度高,約71%集中在東亞地區。除臺灣地區和韓國外,日本和中國大陸分別佔17%和16%。

          據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 (SIA)提供的資料,在純晶圓代工市場,臺灣地區佔比更高,2020年約為全球芯片生產能力的三分之一;在10nm以下先進製程邏輯芯片市場,佔據了全球92%以上的產能。

          第二,從銷售額上看,智研諮詢《2022-2028年中國半導體行業市場全景評估及發展策略分析報告》透露,2021年,臺灣地區的半導體銷售額為249.4億美元,佔全球半導體銷售額(1025億美元)的24.33%。產值構成佔比最大的是IC製造業,達54.6%,其中,晶圓代工廠佔47.55%。

          第三,從全球前十晶圓代工廠營收排名看,臺灣地區有五家廠商上榜,分別是臺積電、聯電、力積電、世界先進和穩懋,共計佔總體營收的64%。其中,臺積電一家就佔到市場份額的半壁江山,是排名第二的三星的三倍之多。

          第四,300nm至28nm成熟商用芯片應用廣泛,但加價很低。而製造最先進、最賺錢的10、7、5和3nm芯片非常困難和昂貴,只能由荷蘭ASML公司設計和製造的機器運用EUV工藝(極紫外光刻)製造,芯片蝕刻的關鍵過程在純氮環境中完成,生產環境比醫院手術室還要乾淨一萬倍。

          目前,臺積電擁有一半ASML製造的EUV機器,並用這些機器製造了全球60%的先進芯片,估計到2022年底可望擁有100臺EUV機器,而三星為30臺,英特爾僅20臺。2018年,中國大陸訂購了第一臺EUV機器,並支付了部分費用,後因美國從中作梗未能交貨。

          臺積電之所以鶴立雞群得益於其戰略定位,1987年成立之初,為避免與客戶發生直接競爭,就決定不以公司名義生產產品,迄今為止,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代工企業和大型科技公司的關鍵供應商,十大機構投資者和十大共同基金投資者均為美國實體??梢哉f,全球沒有一家半導體公司能在製造、效率和前瞻性管理方面與臺積電爭鋒。
                                  

          白宮憂供應鏈不穩
          損害核心利益


          拜登政府在《100天供應鏈評估報告》中指出:美國嚴重依賴臺積電一家公司生產先進芯片,且只有臺積電和三星有能力製造最先進的半導體(5納米大小),這種狀況“危及當前和未來國家安全和關鍵基礎設施需求的供應能力”。顯然,臺灣地區在全球半導體製造市場的主導地位意味著臺海穩定已成為拜登政府的重要地緣政治利益。

          在半導體產業,美企的技術進步降低了成本,促進了更大範圍的應用,確保了美國成為全球芯片創新和發展的領導者。然而,美國在半導體製造方面對外依賴嚴重。今年6月8日,美國“2049研究所”和美臺工商理事會聯合發布了一份題為《初始報告——美國、臺灣和半導體:關鍵供應鏈夥伴關係》報告,闡述了全球半導體供應鏈的軟肋,特別提到了臺灣半導體供應鏈中斷對美國可能產生的影響。

          該所執行主任斯托克斯表示,拜登政府值得更多關注包括微電子在內的國防工業供應鏈安全。這份報告顯示,在美臺關係的關鍵時刻,臺灣為美國國防工業提供了關鍵支撐,雙方應就國防工業合作和供應鏈安全建立高級雙邊指導小組。

          美臺商會會長魯珀特·哈蒙德-錢伯斯稱,臺灣在半導體行業的重要性舉世關注,給美國和臺灣地區關係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機會,也是一個重要的地緣戰略標誌,表明臺灣繼續保持與美國及其夥伴結盟是多麼重要。如果失去臺灣,無疑將一個全球主要經濟支柱交給了一個敵對大國。

          不難看出,美國與東亞之間供應鏈不穩,凸顯了產地多元化對美國的重要性。不久前,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想像一下,美國不能獲得臺製芯片是多麼可怕,美國將迅速陷入深度衰退,沒有能力生產軍事裝備保護自己。我們需要在美國生產(芯片)”,“需要生產芯片的製造基地,至少在本土能夠生產足夠的芯片。否則,我們會過於依賴其他國家及地區。”

           

          組建四方聯盟促進
          與華硬脫鈎


          3月28日,白宮提議成立一個由美國、韓國、日本、臺灣地區組成的四方芯片聯盟(Chip 4),參與企業有來自美國的英特爾、應用材料、美光、博通、高通;韓企三星,SK海力士;日企東芝、瑞薩、東京電子,以及臺企臺積電、聯發科、日月光等,幾乎囊括了全球半導體產業的上、中、下游各個部分,目的是以共同促進芯片行業的發展進步為名,將中國大陸剔除出芯片供應鏈之外。

          六個月後,“芯片四方聯盟”舉行了“美國-東亞半導體供應鏈彈性工作小組”首次視頻預備會議,會上只談及了平臺設置目標,未涉及具體細節。目前,尚無召開芯片四方聯盟正式會議的計劃,亦未確定任何正式議程。

          儘管如此,美方組建芯片四方聯盟的圖謀,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早在今年4月,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在“大西洋理事會”一次演講中提出“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戰略。耶倫當時宣稱,美國在一些稀有資源領域過於依賴中國,隨著俄烏衝突爆發,美國迫切需要降低重要戰略資源等供應鏈的地緣政治風險。

          7月19日,耶倫參觀韓國LG公司後發表講話,又重提“友岸外包”,鼓動在美國“值得信賴的盟友”之間構建供應鏈,減少對中國供應鏈的依賴,並降低美國和其他地區的通貨膨脹。她批評中國“利用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在包括半導體生產等行業取得“主導地位”,強調“不能再允許中國等國利用其在關鍵原材料、技術或產品方面的市場地位,來擾亂我們的經濟或行使不必要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不少人對耶倫開出的藥方是否有效提出質疑?!度A爾街日報》援引經濟學家的話稱,強調地緣政治問題的“友岸外包”可能破壞全球化的經濟成果,讓西方更難擺脫高通脹?!度毡窘洕侣劇芬嘀?,在降低對華依賴的同時構建穩定的供應鏈並不簡單,可能還會損害西方經濟增長所依賴的自由貿易。

          首先,韓國很難做到隨美起舞。中國是韓國最大的交易夥伴。2021年,韓國對華出口約佔其總出口的25%,半導體產業逾40%的產品銷往中國大陸,是當前半導體產業分工格局的最大受益者。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一份報告警告,美國阻止中國參與供應鏈的政策“對韓國製造商產生了直接的不利影響”。中韓經貿關係如此密切,美國試圖將中國排除在半導體供應鏈之外談何容易。

          第二,臺灣的情況也大同小異。美國希望通過芯片四方聯盟重建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半導體產業鏈,並將臺灣半導體製造業納入美國麾下。然而,根據臺灣當局提供的資料,2021年,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和香港特區出口額達1,889億美元,同比增長24.8%,創下歷史新高,其中芯片出口更是佔比50%以上。

          中國大陸持續位列臺灣地區最大出口市場和最大順差來源地,許多臺灣芯片企業在大陸設有工廠。在美國施壓和祖國大陸巨大的市場之間,臺灣當局處境尷尬。10月5日,臺灣地區經濟部門負責人陳正祺在新聞發布會上承認,看不出能與中國大陸完全脫鈎,這是不現實的。

          日本佔全球功率芯片市場的25%,技術和價格優勢顯著,是中國最大的功率芯片進口來源地。中日雖然矛盾重重,但兩國在半導體領域合作密切。日本不會希望半導體產業完全被美國控制,半導體企業有切膚之痛。8月初,日本半導體設備巨頭東京電子財務部負責人河本浩在披露財報時稱,中國對東京電子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佔公司銷售額的四分之一以上,“非常擔心”美國擴大對中國的高科技出口管制。毫無疑問,丟失大片中國市場不符合日本的經濟利益。

           

          民族復興離不開先進芯片


          中國既是半導體最大生產國,也是最大消費國。中國企業嚴重依賴半導體進口,2020年,進口額達3500億美元,是石油進口額的兩倍。去年,雖然中國的半導體產量上升了33%,但進口也同樣上升了23.6%,達4320億美元。有數據指,中國大陸半導體公司只能生產本國消費電子業所需約6%的芯片,約70%的缺口依賴臺積電補齊。

          據一項行業估計,到2025年,中國集成電路產量只會從大陸市場的15.9%(僅5.9%來自中企)增至19.4%,五年年均產量僅增長0.7%,與《中國製造2025》確定的70%目標相距甚遠,其中,逾50%的產品還是臺積電、SK海力士和三星等在華企業所生產。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中美兩國的大部分芯片均依賴臺積電提供,但性質不同??偛吭O在美國的公司主導著最先進芯片的設計,其總收入約佔全球半導體和其他集成電路總收入的47%。美國在整個芯片產業梯隊中處於領先地位並且壟斷了核心技術。對美而言,新冠疫情帶來的芯片短缺並不只是源於臺積電生產的先進半導體,還因為是由應用廣泛的成熟芯片極度短缺造成的。

          中國面臨的問題是仍沒有先進芯片製造能力。與美國相比,中國面臨的問題更為根本。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不了,到本世紀中要在技術上與美國分庭抗禮便無從談起。有評論稱,臺灣地區在半導體製造業的全球戰略主導地位,改變了美中及兩岸關係的態勢。對美臺而言,一方面,統一臺灣的長期目標對美國的利益構成巨大威脅,另一方面,北京在半導體領域對臺嚴重依賴甚至被誇大為臺灣抵禦大陸武統臺灣的“矽盾”。

          專家認為,近年來中國半導體產業取得了長足發展,但發展非常不平衡,主要體現在國有企業又效率低下,自給自足努力進展不大?!度A爾街日報》分析指,中國“向半導體行業的砸錢計劃致使許多效率低下的公司追逐政府補貼。僅去年前5個月,就新成立了15700家半導體公司。”不容否認,產品研發交給市場無疑更為穩妥。

          8月9日,拜登簽署《芯片和科學法案》,撥款520億美元鼓勵重建國內芯片製造能力,資金分配將按照美國商務部設定的標準進行。未來10年,接受聯邦資金的企業將被禁止在華增加先進芯片的生產。這是美中之間更廣泛的“科技競爭”的一部分。在國會兩黨支持下,從今往後,美國將加速中美科技“脫鈎”進程,進一步全面禁止對華出售先進芯片及製造設備。

          不過,美國新建的芯片製造廠要生產芯片至少需要數年時間。集邦諮詢(TrendForce)認為,“短期內芯片法案不會對臺灣在半導體行業的主導地位產生大影響。到2025年,臺灣仍將佔全球代工市場的44%,12英寸晶圓產能的47%,以及先進製造工藝產能的58%。”也就是說,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無法通過芯片產地多元化和補貼重建國內產能大幅取代臺灣的技術領先地位和芯片製造能力。

          近年來,中國大陸在全球半導體產業中的地位不斷提升,中國大陸芯片產業崛起已經在路上。然而,我們必須清醒地意識到,與歐美、日本、韓國和臺灣地區相比,中國大陸在全球芯片產業鏈中的地位仍較為弱勢,在世界領先的半導體企業中,甚至沒有一家大陸企業進入前十。此外,在半導體製造設備的所有領域中國大陸都遠遠落後於西方,芯片出口更是任重道遠。

          面對美國在芯片核心技術領域的重重圍堵,對中國而言,芯片已不再是一個經濟問題或市場問題,而是成了一個戰略問題,光靠借力芯片四方聯盟存在的利益衝突突破封鎖是不夠的,發展才是硬道理。9月中旬,上海方面透露,上海企業在14nm芯片上已實現規?;慨a,90nm光刻機、5nm刻蝕機、12英寸大矽片、國產CPU、5G芯片等領域也實現了突破。“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我們期待在這方面聽到更多的好消息!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8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含着她的粉嫩小乳尖gl